被子怪壹壹

coser/写文/画废
主坑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主被被不逆,吃一切主×刀
非常雷三山,属于看到标签就很痛苦那种
愉快地放飞自我
脑洞无限填坑很慢
QQ:2084448652
注意格式lof+cn
欢迎勾搭^_^

【主被被】逗爱

给墨墨@墨·垃圾想写刀了·砚 的小甜饼,随手写的糖~宝宝不要难过嘛……

ooc注意⚠️
原创男审出没,没名字~
起名废,不要介意


能接受???
以下↓↓↓





你闲的没事的时候最喜欢“调戏”你的近侍刀山姥切。

批改公文之余,你习惯了撂下笔就四处张望,直到视野里出现那个披着被单但是认真负责的刀。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仿品”,但战场上的身影却英姿飒爽,酣战淋漓,全然不输队伍里身为真品的太刀队友。

那是这把不怎么坦率的刀只会在战场上才会露出的表情。

一旦从战场上下来,就像关闭了某种开关似的,几乎在一瞬间变回冷冷淡淡话不多的模式。

虽然你一般不跟随刀剑们上战场,但他们的每场战斗你都会从本丸的终端认真关注着,随时调整他们的作战阵型。

一来二去,你便对山姥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想要知道,这把刀到底会不会露出别的,不一样的表情……?

有点好奇呢。

出于这个原因,你非常正大光明地把山姥切调成了近侍。

心满意足后,你彻夜不眠地写写画画了一整夜,打了鸡血一样的架势让习惯了你拖延症的长谷部误以为你彻底开窍了,感动的痛哭流涕。



当清晨凉爽的风吹过你的脸颊,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你手边的文件上,你忙活了一夜制作的“山姥切表情生成计划”成功出炉——

然后你整理整理衣服准备去吃早餐,半路上收到一个来自鹤丸的惊吓。纯白的付丧神倒挂在横梁上,脸上涂了一堆鬼画符似的红色道道。你面无表情地抬起头,鹤丸被你熬夜熬的的通红的双眼,僵硬死板的脸吓了一大跳,直接从横梁上掉了下来!

你:冷漠.jpg

你用提溜家雀儿的动作把吓到怀疑人生的鹤丸国永从地上拎起来,就这么一路拖着,拖到厨房。

在餐桌上,你收获了一众刀剑或关切或调侃的眼神。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甚好甚好。”

莺丸:“主上要不要来一点安神茶助眠呢?”

药研:“大将,要多注意休息啊。还要好好领我们走下去呢。”

大俱利伽罗:“撸猫可以助眠……别误会没想和你搞好关系。”

石切丸:“哎呀,需不需要我为主人的健康祈祷呢?”

饭桌的另一边,萤丸更是“登登”地跑回屋里,又“登登”地跑回来,在你身边站定后,双手给你递上一个装着好些萤火虫的瓶子,神情虔诚认真。

捧着怀里的瓶子,你俯身摸了摸萤丸的头,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山姥切。虽然还是平时那副冷淡的表情,但微微拧紧的眉毛还是泄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担忧。

!!!

首战告捷!

你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比了一个“V”,在一个人回屋的途中傻笑了一路。



有了早上的成功,你肯定了计划的可行性,放心大胆地逐步开展了一系列作死行为——

故意藏起山姥切的被单,被当事人发现之后一脸无辜;

把山姥切的被单洗了还加了柔顺剂;

从后面偷袭山姥切,猛然拽下他的被单;

随着计划的进行,你的行为也越来越大胆,包括突然抱住山姥切。看着他一瞬间惊慌失措之后的隐忍的表情,你心里就会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满足感。

这是因为我才会露出的表情啊……

只有我才能看到。

只为我而显现的,不一样的表情。



这一天,你从后方悄悄地接近正背对着你批改你拖延的公文的山姥切,猛然揪下了他头上的被单,然后一口咬在他隐现在金色发丝中的耳朵上!

口感不错。

做完一系列动作后,你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依旧面无表情,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却不自觉地绞在一起。

今天的行为不是为了看山姥切的表情,而是你想验证你内心的一个想法。

随着计划推进,渐渐地,你不再满足于仅仅看到山姥切被吓到后的表情,你开始期待他能在你面前展现出更多,更自然的表情。

睡着的表情,看见可爱小动物的表情,害羞的表情……

这种单纯的欺负是什么时候变了味呢……?

你一边等待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想。

这时,山姥切转身了。

你屏住呼吸,心跳加速。

然后,一个如蜻蜓点水般,犹犹豫豫的吻落在你的嘴角。

那一刻,你只觉得脑海里轰地一声,那个无比清晰的答案回响在耳边,几乎震耳欲聋。

短暂的呆滞后,你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到正努力用被单把自己裹起来的近侍刀身边,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答案再明了不过了。

你喜欢他。

而且,他也喜欢你。



在几天之后的深夜里,从审神者房间里,传来男人拼命压制但还是泄露出的喘息。

“主……主上……”

“那里……那里……已经——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不……不……我……我要——!啊啊啊——”

心满意足的审神者搂着累的不住喘气的恋刀,一边东一下西一下地吃豆腐,一边问出暗藏在心里好几天的疑问。

“那天,我咬你一口,你为什么没咬回来呢?”

消耗了大量体力的近侍刀迷迷糊糊地往审神者温暖的怀抱里钻了钻,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断断续续地,小声地回答:“舍……舍不得……”

噫。

审神者忽然觉得,山姥切有时候说话真肉麻。



后记:

“你知道吗?比起看你隐忍的样子,我更喜欢看你‘忍不住’的样子~”

“主……主上!住手……唔——”



被被真可爱……


喜欢的话求给一个小红心呗^_^

评论(1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