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贺赤野

刀剑乱舞/Fgo
站主刀,咕哒all
QQ:2084448652

欢迎勾搭

【少暗】下一个人间

#第五棒
#少暗全年龄接龙19-21
《下一个人间》

黑风,血月,暗香,疏影。
诺大的庭院里寂静无声,阴森可怖,唯有浓烈刺鼻的血腥气味在空荡荡的空气中弥漫开来,仿佛生命消逝前最后的挣扎,可悲地想要抓住压根不存在的希望。
苏倾甩手收起尚在滴血的霜兰匕,冷冷地看了眼地上无声无息的尸首,随即发动轻功从杀戮后死寂的庄园中毫无留恋地隐身离去。
自少年那次事件已然过去七年,七载光阴,足够使一个勤奋的弱小少年成长为一个绝对无法小看的江湖新秀,更何况他心怀执念。
接连几个大轻功,苏倾来到金陵一家酒馆跟前。站在酒馆房檐的阴影下,他略微调整了下人皮面具的位置,回归正确位置的面具令人微妙地觉得心安。
苏倾进入后要了壶家万里走到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里坐下,像所有试图借酒消愁的江湖之人那样,低着头自斟自饮起来。酒馆老板认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见是熟客便没有特意过来张罗,如此一来,本来人声鼎沸的酒馆更无人注意。
“嗨,听说了嘛?丹阳城城主【1】即将五十大寿,准备大宴江湖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城主大人为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为武林所称颂,各大门派相当给面子呢!”
苏倾貌似旁若无人地饮酒,实则暗暗注意着酒馆中各种交谈。近一个月来,江湖中谈论最多的便是丹阳城城主五十寿宴之事。然而苏倾并非好热闹贪杯之人,偶尔饮酒不过消磨时间。他真正在意的,是那位人人传颂的城主。
这和他行走江湖时得到的消息可不一样啊。
江湖背地传言,丹阳城城主表面上和蔼可亲,实则暗地里造了不少孽障。曾有一位德高望重神算子为他算了一卦,然而却被他赶了出去,最后不了了之。苏倾一开始也是不甚在意的,直到他一次去档案馆【2】查询父母的任务记录时,无比惊讶地发现,父母最后一次任务记录居然是“保护”!这非常地不同寻常,而且,任务记录上,没有目标姓名,没有画像,没有一点基本信息。通篇近乎白纸,苏倾翻来覆去地查看,就在近乎放弃之时,却在缝隙间发现几个小字——丹阳城主亲令。
那是苏倾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
多年练就的敏锐使他本能地去关注和这个名字相关的任何信息,找到的有褒奖也有贬低,不仅极端,而且追查到某个点后便断了线索。
二十年前的卦象,那位神算子究竟描绘了怎样诡谲多变的未来,城主当年又做了什么,才能造就如今如此复杂的两方评价?
很在意,在意的不得不得了。
二十年前的知情人早已散的七零八落无处可寻,天机阁的情报已断,民间传言再怎么栩栩如生也终究不可尽信。苏倾一边无意识地摩挲着腕上一串佛珠,一边暗自思索,看来,想要获得真相,还需自己亲自走一趟啊。
“弟子苏倾,请求出谷,前往金陵,调查二十年前真相!”
关先生低垂着眉眼,高高地俯视自己,一旁怜儿姑姑则神情紧张慌乱,想要阻止却碍于关先生在,只得拿眼神一个劲地示意自己。
“想要刨根问底的想法是好的,但是,真相往往会伤到自己以及身边的人。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苏倾恭敬地行了一礼,“弟子准备好了。”
“喀拉”一声响,拉回苏倾游离在回忆中的思绪。一位身姿挺拔的少林青年出现在他对面,看那面容举止,正是他大半夜便在酒馆喝酒等待的人。
“真慢。”苏倾隐藏在围巾下的嘴角却勾起上扬的弧度。
“出发了,花生。”

虽然说要先去寻找那位神算子,但到底要去哪里找,苏倾只有一个模糊遥远的概念。两个人翻过高山,跨越幽谷,一路艰难险阻,途中到处向人打听问路。苏倾有时忍不住暴躁,会向一直默默陪他赶路的大师抱怨,这神算子怎么想的?怎么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和尚同样风尘仆仆,略微沉思,道,“许是为了躲避什么吧。”
走了很久,苏倾和齐华升终于来到了一地村庄,村子又小
又破,边缘满是断壁残垣,似乎曾被灾厄撕成碎片,但又被仁爱之手拾起拼缀成新生的家园。
在村子唯一一座完好的房子里,须发斑白的老者接待了他们,得知了苏倾的来意后,老人发出一声长叹,给他们讲了一个遥远的故事。
二十年前,而立之年的丹阳城主正值春风得意,于是请来江湖最德高望重的神算子,满心想看未来会多美好之时,卦象意外地显示,未来,他会被一个不久诞生于江南小村的少侠彻底击败,失去一切。满心欢喜被当头一盆冷水浇灭,城主根本无法接受,盛怒之下便赶走了神算子。
“老夫只算到了未来,却没能算到后来发生的事。”
接下来的故事宛如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
丹阳城主派人屠杀了江南大半村庄,那是令人谈之色变的夜晚诡谈,大量无辜村民被残忍杀害,无数临盆孕妇被抛尸荒野,宁静的大地上掀起腥风血雨。据说那一年江南的梅雨季持续了很久,古老的土地都在为那悲惨景象哀恸动容。
在那戒严之时,一个忠心的家仆带着襁褓中的幼儿偷偷逃走,却被发现,理所当然地受到追杀,城主将这个任务委托给暗香中的高手。那对刺客追杀到一半时察觉不对,了解情况后居然转为保护那对主仆,一路护送他们逃离,最后为让他们顺利逃离,重伤之下引走追兵,最终不知所踪。
“这里,便是那个村庄。”
“那对刺客,就是你的父母。”
“老夫听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个婴儿,让他们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这就是真相,苏倾一直苦苦追寻的,真相。

苏倾一个人坐在屋顶,微凉如水的月光倾斜在身上,寒意从四肢末端一点点渗入身体,冰冷的感觉几乎将热烈跳动的心冰冻。
苏倾木然注视着远方跌宕起伏的丘陵,视线随着地势蜿蜒起伏,最后没入无穷无尽的黑暗。
忽然,身上一暖,一件带着身体热度的袈裟被人温柔地披在身上,苏倾慢慢抬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少林从听完故事就皱着没松开的眉头。
苏倾心里很烦躁,他恶狠狠地瞪着齐华升,齐华升一直没说话,只是脸上多少带着不赞同。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要回暗香吗?”
“不。”
得知了这样的真相怎么可能坐视不理,一直以来的希望期盼快速变成足以把人淹没的浓黑悲痛,他的父母不是不要他了,而是为了救另一个孩子。神算子让他了解到父母的生前事迹,但是,仅仅,仅仅是这样的事迹,根本无法填满内心的巨大空洞。
“父母的选择让我见识到了人性的美好,但是……我内心的悲痛更甚一筹。”
“根本无法抚平内心的痛苦。”
“牺牲父母换来的江湖,怎么可能就这样沉浸在虚假的和平里,我无法认同这样的世界。”
“父母想看到江湖和我接下来看到的会完全不一样。”
“他们没能做到的,我会一一做到。”
“害死他们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不出他所料,金光一闪,齐华升的禅杖刷地横在他面前。
“且慢。”
“为何?”
“以杀止杀,冤冤相报何时了?”
“少自说自话,齐华升。你心里只想着要渡天下苍生,却没想过从根源解决问题。”
“你阻止不了我。”
齐华升顿了顿,“我没想要阻止你。”
苏倾一愣,“哈啊?”
齐华升脸上无比严肃,“我想请求你允许我和你一起去。”
对方的强大远超曾经面对的任何一个敌人,两个人组队行动更加稳妥。
苏倾仔细地观察齐华升的神情,在那里他找不到一丝玩笑,有的只是满满的关切,和甘愿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决心。
内心的空洞不经意间埋下一颗无法言明的种子,激荡起的情感在胸腔里波涛汹涌,然而,彼时苏倾只是把它当做感动。
苏倾露出了一个月以来第一个真实的笑容,“……多谢。”

失策。
绕是两人出发前做了充足的准备,一城之军又岂可小觑。翎毛箭雨密密麻麻地倾斜而下,齐华升猛地把苏倾拽到身后,一声“不动明王!”后金色梵文拔地而起,聚拢成一个巨大的金刚罩,将所有伤害挡在外面。
又一波攻击被击散,但两人所剩的功力都不多了。
敌人如潮水般源源不断涌来,腹背受敌。苏倾手中的霜兰匕已经卷了刃,人海战术着实克制以突袭为特点的刺客,而齐华升身为少林门派功夫多为防御,两人慢慢地被一层层包围起来。
大概……今天要折损在这里了罢?
透过层层血污,苏倾看着同样浴血奋战的齐华升和越来越多的敌人,突然不合时宜地想,二十年前,父母带伤引开追兵,最后面对的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场景?
出发前还和华仔黎颢说好,在丹阳城外三里备好马匹接应自己和齐华升,如今……只希望他不要受到牵连。
寒光闪过,苏倾猛地吐了口血,体力不支跌倒在地。一道长的惊心动魄的伤口出现在背上,鲜血淋漓,在深色的衣服上染出大团大团的阴影。
苏倾深深地看了不远处被敌人拦住,试图赶过来的齐华升,神情惊慌失措,似乎在喊着什么。
苏倾心里忽然很难受,酸涩的感觉一波波上涌,心头发苦。
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齐华升。
对不起,把你也拉进来了。
这时,刀剑,无情落下。

苏倾紧闭着眼,然而预想中的伤痛并未降临。一滴温热的液体砸在鼻尖,苏倾猛地张开双眼,霎那间,巨大的哀恸席卷全身,一瞬间几乎使他动弹不得。
齐华升挡在他面前,原本直上直下的刀剑被一股外力硬生生扭转了方向,全部插在了青年身上!
是“我入地狱”。
少林门派的独门绝技。
齐华升含笑看着苏倾,努力挪动嘴角,鲜血从嘴里不停的涌出,几乎使他无法说话,但他还是不断努力着。
苏倾冲他拼命摇头,不要张嘴,不要说话,你会死的!!!
齐华升的喉咙上下窜动,终于缓缓吐出两个字,“阿倾。”
闻言,苏倾仿佛被雷击中一样,然后,突然间泪流满面。
他一直以来所苦苦追寻,所谓的真相,父母的关爱,却下意识忽略了身边的人。
那看起遥不可及的温暖,其实一直在他身边。
父母也是,花生也是,他们都相信着,有些东西,是值得花费生命去保护。
红色的液体刺伤了苏倾的眼,他曾无数次看它从暗杀目标的脖颈中喷射而出,如今却染红了他最重要的人的妙法袈裟。齐华升曾给予他数不尽的温暖,而今这些温暖正从面前的身躯中缓缓流逝。
怎……怎么会这样……
苏倾发疯似的冲上去砍杀,血溅入眼眶,或许是自己的,或许是别人的,也可能两者兼有,但那都不重要。他觉得心里再次被挖了一个大洞,空荡荡的,周身冰冷刺骨。
“暗香!”
苏倾最后的印象是黎颢骑马冲进重围的身影。
随即,他两眼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注释:
【1】丹阳城城主:私设人物,反派一号出现(「・ω・)「嘿【bushi
【2】档案馆:私设暗香任务提交后存储报告的地方,emmm不太清楚到底有没有这个地方,剧情需要擅自做主了,如果真有麻烦知道的小可爱告诉我名字呀😄

我已经,不指望写出多完美无缺或者多吸引人心的作品了。
文笔还差很多,两年不写作文也控制不住字数。
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
收笔之时,能有武士收刀入鞘的骄傲。

求助

占tag致歉
求助列表太太们,请问还有哪里能吃到樱雏的粮呢???
北极圈沉底快饿死了
救救孩子×

今天也没有暗香跟我玩……qwqq

内容如题😭😭😭
所以我当时为什么要玩和尚号呢???
而且还是个看上去一本正经性冷淡【bushi】的大和尚呢???
今天也没有暗香和我玩qwqq

相信一下嘛
内里真的是个可爱又温柔的小姐姐呀qwqq

【在我落单的时候,你们都被我记住了×】
【记仇.jpg】

试图吸引暗香~

并没有-_-||非常清醒

今天也待在少林寺里长蘑菇

少暗了解一下啊(゚Д゚)ノ

全职阶伪从者●真●满级大佬●平行世界开位御主 加贺赤野【♀】情人节语音集:

(御主:藤丸立香♂)

赠送巧克力:

“巧克力?啊,是情人节的东西吧。”

“去找你的从者,他们一定准备了很多巧克力,迫不及待地想要送给你。”

“嗯?你说更想要来自我的巧克力?”

“哈哈哈哈!我又不是你的从者,也不过情人节,可没准备任何礼物给你。”

“收起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眼神!人类最后的御主就要有该有的样子!”

“……”

“……啧,你还真是顽固。去去去,我要翻翻我的收藏……晚上会给你的,别再缠着我了!”

夜深,一个简单扎了蝴蝶结的礼盒出现在御主房门口。

礼装《来自遥远彼方的祝福》

【经历了漫长等待与战役,你作为一名勇者勉强合格。阿赖耶会记录你的功绩,而你作为藤丸立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在那之前,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休憩吧。那么,祝你有前程可奔赴,并有岁月可回首。】

技能1:全职阶巧克力金币掉落+10,巧克力掉落+3

技能2:祈祷咏唱:np充能70%,赋予无敌状态一回合,自身攻击力提升50%,【负作用】hp减少1000

技能3:气息遮断:闪避3次,期间np获得量提升15%,赋予无敌贯通状态三回合,星掉落,星集中,【负作用】晕眩1回合




小声:来给大家介绍一个人!加贺赤野!!我的亲女儿!【抱紧她】
赤野是来自平行世界的一名已开位御主,某次实验跨界阵法时被错误传送到了咕哒君的抽卡池里。本人相对严肃,作为一名前辈是比较严格的,也说过“如果你不努力好好干就杀了你自己来”的话。
其实内心是很在乎这个年轻的后辈的,由于某些原因无法给他一些直接帮助,只好通过别的训练来让咕哒君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可是,赤野君对训练一词似乎有什么误解。
立香一开始被打击得不要不要,每天都哭唧唧。
现在,依旧被无情地训斥,而某人居然很热衷,反倒是训人的人被烦的一批。
总之,就是一个满级大佬带平行世界小弟飞的故事啦,友情向~
以后会写更多他俩的日常哒!




【fgo】《巴巴托斯饲养日记》一

在悠久漫长的柱生里,巴巴托斯还记得那个少年用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他,大声喊出对他而言明显过于直白的发言:“我永远喜欢巴巴托斯先生!”

那是一个奇怪的人。那时他还只是魔神柱碎片,根本算不上完整的魔神柱,那个人居然就极为准确地一眼看穿他的本质,把他从藏身的花盆里拔出来又插进了特制魔力培养皿里。

彼时他极度缺乏魔力,虚弱无比,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魔术师捉住自己,被用各种冰冷的器械来回折腾。待魔术师兴致勃勃地记录完数据,他被人捧在手心,软软地瘫成一团,弱小,可怜,又无助。

意料之外,他听见魔术师嗤嗤一笑“好小只啊,你。”

……什么??

巴巴托斯复数的眼球愣了一下,他无法理解为什么魔术师竟会是这样的反应。然而,年轻的魔术师完全没给他任何提问的机会,少年往培养皿里撒了些圣晶片粉末,很快又埋头于魔术研究之中了。

……这是,被当做研究材料了吗?

巴巴托斯不自然地扭了扭柱尖,他疑问于魔术师的反应,但很快,这点困惑就被对魔力的渴求掩盖过去,自从被击碎他已经虚弱了太久太久,柱底的小口像腔肠动物的嘴一样一张一缩。于是,巴巴托斯决定先不管魔术师的奇怪行为,安心补充魔力,才不是因为魔力味道太好什么的。

套用了魔圆晓美焰的一段话,这种剧情真带感×
想看女版加贺赤野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暗堕了的剧情×
果然写字会让人开心www

人生最悲哀的事莫过于,遇上了非常可怕的事情,但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掏心掏肺的人诉说。

这大概就是一个人的战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