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贺赤野

坑过刀剑乱舞/TMNT/碧蓝航线/楚留香
沉在Fgo池底围观吃瓜,偶尔摸鱼产粮(「・ω・)「嘿
重回TF坑,正在补领证
威擎绝赞.jpg
霸天虎团队为何如此美味.jpg

攻控,抖S
站主刀,咕哒all,威all
目前想原创一个霸天虎女儿

欢迎勾搭

【暗黑本丸】脑洞

#背单词使我快乐#
#这人被单词整疯了别管#


现在进入正题——
私设:
随着暗黑本丸大量出现,时之政府工作量大大增加,为了切实有效地净化清理这些被污染的本丸,时之政府开始从审神者之中挑选能力特殊的人才,以悬赏任务的形式,派遣他们去各个时空处理暗黑本丸。

这些各具特色的人,被称为——判决者。


时之政府根据线人传来的情报,把本丸暗堕情况分为以下几种:
D级,有轻微暗堕迹象,暗堕程度不超过15%,可净化回收

C级,有少量刀剑暗堕,暗堕程度不超过35%,可净化回收

B级,有较多刀剑暗堕,暗堕程度不超过55%,可净化回收

A级,几乎全部暗堕,有审神者囚禁现象发生,判决者可视情况进行部分清除

S级,弑主,平均暗堕程度不超过80%,存在净化后再次暗堕刀剑,判决者视情况进行部分挽救,不可净化者清除

SS级,情况极其恶劣复杂,已对时之政府及无辜审神者造成严重伤害,肃清


根据政府的划分,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判决者也分为D级,C级,B级,A级,S级和SS级。
其中,D,C,B级判决者相对较多;A级判决者较少;S级判决者隶属政府精英部门,个个身怀绝技;而SS级判决者,更是传说般的存在。




以上。



文案:由于政府线人被害,三名资深A级判决者误入SS级暗黑本丸,努力求生,直到政府营救支援部队赶到的故事。





#会是一个大工程#
#有人物客串#
#很好,我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喜欢的话给一个小红心呗~^_^

【主被被】逗爱

给墨墨@墨·垃圾想写刀了·砚 的小甜饼,随手写的糖~宝宝不要难过嘛……

ooc注意⚠️
原创男审出没,没名字~
起名废,不要介意

能接受???
以下↓↓↓



你闲的没事的时候最喜欢“调戏”你的近侍刀山姥切。

批改公文之余,你习惯了撂下笔就四处张望,直到视野里出现那个披着被单但是认真负责的刀。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仿品”,但战场上的身影却英姿飒爽,酣战淋漓,全然不输队伍里身为真品的太刀队友。

那是这把不怎么坦率的刀只会在战场上才会露出的表情。

一旦从战场上下来,就像关闭了某种开关似的,几乎在一瞬间变回冷冷淡淡话不多的模式。

虽然你一般不跟随刀剑们上战场,但他们的每场战斗你都会从本丸的终端认真关注着,随时调整他们的作战阵型。

一来二去,你便对山姥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想要知道,这把刀到底会不会露出别的,不一样的表情……?

有点好奇呢。

出于这个原因,你非常正大光明地把山姥切调成了近侍。

心满意足后,你彻夜不眠地写写画画了一整夜,打了鸡血一样的架势让习惯了你拖延症的长谷部误以为你彻底开窍了,感动的痛哭流涕。


当清晨凉爽的风吹过你的脸颊,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你手边的文件上,你忙活了一夜制作的“山姥切表情生成计划”成功出炉——

然后你整理整理衣服准备去吃早餐,半路上收到一个来自鹤丸的惊吓。纯白的付丧神倒挂在横梁上,脸上涂了一堆鬼画符似的红色道道。你面无表情地抬起头,鹤丸被你熬夜熬的的通红的双眼,僵硬死板的脸吓了一大跳,直接从横梁上掉了下来!

你:冷漠.jpg

你用提溜家雀儿的动作把吓到怀疑人生的鹤丸国永从地上拎起来,就这么一路拖着,拖到厨房。

在餐桌上,你收获了一众刀剑或关切或调侃的眼神。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甚好甚好。”

莺丸:“主上要不要来一点安神茶助眠呢?”

药研:“大将,要多注意休息啊。还要好好领我们走下去呢。”

大俱利伽罗:“撸猫可以助眠……别误会没想和你搞好关系。”

石切丸:“哎呀,需不需要我为主人的健康祈祷呢?”

饭桌的另一边,萤丸更是“登登”地跑回屋里,又“登登”地跑回来,在你身边站定后,双手给你递上一个装着好些萤火虫的瓶子,神情虔诚认真。

捧着怀里的瓶子,你俯身摸了摸萤丸的头,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山姥切。虽然还是平时那副冷淡的表情,但微微拧紧的眉毛还是泄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担忧。

!!!

首战告捷!

你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比了一个“V”,在一个人回屋的途中傻笑了一路。


有了早上的成功,你肯定了计划的可行性,放心大胆地逐步开展了一系列作死行为——

故意藏起山姥切的被单,被当事人发现之后一脸无辜;

把山姥切的被单洗了还加了柔顺剂;

从后面偷袭山姥切,猛然拽下他的被单;

随着计划的进行,你的行为也越来越大胆,包括突然抱住山姥切。看着他一瞬间惊慌失措之后的隐忍的表情,你心里就会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满足感。

这是因为我才会露出的表情啊……

只有我才能看到。

只为我而显现的,不一样的表情。


这一天,你从后方悄悄地接近正背对着你批改你拖延的公文的山姥切,猛然揪下了他头上的被单,然后一口咬在他隐现在金色发丝中的耳朵上!

口感不错。

做完一系列动作后,你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依旧面无表情,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却不自觉地绞在一起。

今天的行为不是为了看山姥切的表情,而是你想验证你内心的一个想法。

随着计划推进,渐渐地,你不再满足于仅仅看到山姥切被吓到后的表情,你开始期待他能在你面前展现出更多,更自然的表情。

睡着的表情,看见可爱小动物的表情,害羞的表情……

这种单纯的欺负是什么时候变了味呢……?

你一边等待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想。

这时,山姥切转身了。

你屏住呼吸,心跳加速。

然后,一个如蜻蜓点水般,犹犹豫豫的吻落在你的嘴角。

那一刻,你只觉得脑海里轰地一声,那个无比清晰的答案回响在耳边,几乎震耳欲聋。

短暂的呆滞后,你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到正努力用被单把自己裹起来的近侍刀身边,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答案再明了不过了。

你喜欢他。

而且,他也喜欢你。


在几天之后的深夜里,从审神者房间里,传来男人拼命压制但还是泄露出的喘息。

“主……主上……”

“那里……那里……已经——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不……不……我……我要——!啊啊啊——”

心满意足的审神者搂着累的不住喘气的恋刀,一边东一下西一下地吃豆腐,一边问出暗藏在心里好几天的疑问。

“那天,我咬你一口,你为什么没咬回来呢?”

消耗了大量体力的近侍刀迷迷糊糊地往审神者温暖的怀抱里钻了钻,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断断续续地,小声地回答:“舍……舍不得……”

噫。

审神者忽然觉得,山姥切有时候说话真肉麻。

后记:

“你知道吗?比起看你隐忍的样子,我更喜欢看你‘忍不住’的样子~”

“主……主上!住手……唔——”

被被真可爱……

喜欢的话求给一个小红心呗^_^

【主一期】深蓝(上)(现代paro)

占tag致歉
可能ooc
私设如山(感觉像借了刀剑名字的同人文,内心复杂……)
ABO世界观
注意避雷
如有不适,请点击右上角尽快逃离!!!

能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在海水的深处,世界仿佛整个反转了过来。透亮如同空气一般的海水轻轻地晃动着,在细腻,平滑,如同沙滩般的沙上留下类似涨潮的痕迹。由几百条银白色的海鱼构成的鱼群快速地游动,利剑一般在海水中切开缝隙,而这些缝隙又在海水的巨大压力下很快粘合。晶莹剔透的海水犹如一块巨大,珍贵的蓝宝石,没有任何裂口和斑痕。

忽然,一道银灰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优美,小巧的身影灵活地穿梭在海草,礁石之间,犹入无人之境。

毫无预兆地,那个灵活的身影停了下来。可以隐约看见,露出的上半身是人类的身体,而在珊瑚中若隐若现的下半身,则是一条闪烁着点点鳞光,呈流线体造型的鱼尾。

那是一条人鱼。

被誉为“深海之神”的海洋天使。

看完最后一句话,之恒把手中全彩的科普读物放到一边,一双如黑珍珠一般黑亮的眼睛射出犀利的目光,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巨大的钢化玻璃墙里的,一条水蓝色短发的成年雄性人鱼。

人鱼上半身是赤裸的,精瘦的人身,柔韧有力的肌肉均匀地分布在这具美好的肉体上。据水族馆负责人安德烈讲,这条人鱼还是他们在一处距离陆地不远的礁石上发现的。

作为深海生物,人鱼鲜少上到海面上来,更不用说游到近海。除非……

之恒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见到可爱小动物的笑容。

“安德烈,这条人鱼我要。多少钱?”

“大人,”一旁陪同参观的水族馆馆长连忙露出谄媚的笑,“若是您喜欢,就送您了。”

不过是一条人鱼而已,虽然说自己的客流量会少点,可那哪比得上这位大人对水族馆的好感呢。

能让这位大人欠自己一个人情,安德烈怎么想都是自己赚到了。

之恒回到家里,让仆人先把人鱼转移到浴池里,他自己边换衣服边想着以前看过的资料。

——人鱼身为大海的宠儿,天生容貌昳丽,同时遵从ABO生理社会观,由最强大的Alpha担任首领,族群中大部分成员都是Beta。

而且,人鱼是雌,雄,同,体。

每条人鱼都有两套生殖器官,强大如斯,人鱼之间不仅可以互相受孕,而且人鱼中的Alpha甚至可以使人类女性受孕。

曾经有人鱼和人类结合的传说,可那基本都是空穴来风,毫无根据。

那个暂且不提,人鱼中还有一群特殊的个体——Omage。

这类个体平时与其他人鱼无异,但是在发情期时,他们除了会散发出只有人鱼或者半人鱼——如果存在的话——才能闻到的甜美,清冽的信息素气味,还有,他们的鱼尾,会暂时分开,变成人类的两条腿。

清退了二楼所有仆人,换上浴衣的之恒,看到人鱼下半身光洁,修长的双腿后,露出了无法掩饰的笑。

空气里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草莓味的甜香。

看着浴池里强行警惕的,俊美无双的水蓝色短发的青年,之恒悠哉悠哉,好整以暇地问候了一句。

“好久不见,一期一振。”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大家可以猜猜之恒和一期一振是怎么认识的~~~

喜欢求给一个小红心呗^ω^

【暗黑本丸】
与神易系列
《神隐?隐神》

一个需要暗堕能量维持生命的审神者与一座暗黑本丸里的刀们神隐与反神隐的故事。

目前只是脑洞

我得捋捋思路……

喜欢的话求给一个小红心呗……

手动乖巧

【主被被】与神易之彦篇

主被被
恋人前提
可能会ooc
感到不适请右上角尽快逃离!!!
私设如山

能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一)

年轻的审神者曾经一度痛恨自己的弱小。

如果……我能再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朋友被抓走了……

可是,虽然身为审神者,纵使拥有唤醒刀剑付丧神的能力,也终究是人类。

人类的灵力是有限的。

渺小羸弱的人类,在九天神明眼里犹如蝼蚁一般的存在,他要如何与那恐怖的敌人相抗衡?!

除非……

年轻的审神者眼色黯了黯,拳头几次握紧了又松开,下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与神明做交易。

年轻的审神者历经磨难,终于来到强大的天照之神(注.1)的神座面前。

看过千年时代变迁,沧海桑田的最高神,坐在世界之巅,俯视着脚下弱小而坚定的人类。

“人类,你很勇敢。吾遵守吾的诺言,满足你一个要求。”

“你想要什么?财富?学识?美人?还是……”

“我想要力量。”

平稳而坚决的声线,透不出主人的一丝情绪。

高高在上的神明一顿,随即恢复正常。

“人类,你想要什么样的力量?”

“足够我打败神明的力量。”

最高神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

“可以,但要付出代价。”

不仅仅是血的代价。

“你此生的爱情。”

年轻的审神者犹豫了一瞬,但仅仅是一瞬。

“我愿意。”

“好。契约达成。”

高贵的神明右手食指轻弹,一团黑色的灵力便直冲年轻的审神者而来,然后在没入他身体的瞬间,在少年背上形成一个小小的印记。

与神交易的标志。

付出毕生之爱,换来强大的足以毁灭神明的力量。

而且,契约一旦达成,只有一方死亡才能彻底解除。

不像契约,更像是一个诅咒。

毕生之爱啊……

重走一遍那条遍地荆棘险恶无比的来时的道路,年轻的审神者终于站在了自家本丸门口。

推开门的那一刻,审神者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原本整洁的庭院破败不堪,被损坏的门窗勉勉强强斜挂在本来的位置上,杂草丛生,庭院中心的万叶樱只剩下扭曲枯萎的枝桠。

这里……这里是……?

我的……本丸?

忽然,一道冷冽如冰的气息从后方直刺而来,一直警惕着的审神者灵活地往右一闪躲开攻击,右手紧紧握住腰间的打刀,审神者抬头看向攻击者。

然后,他看见了一头阳光般灿烂的金发,和一双熟悉的,碧绿色的眼眸。

(二)

眼前的人,是他的初始刀,他的近侍,以及……他的恋人。

山姥切国广。

经过一番边打边说明的艰苦奋斗,审神者终于明白了这段前因后果。

原来,自己居然已经离开了三年了。

神域的一小时等于人间一年啊。

他在神域待了不过三小时,人间却已经过了三个春秋。

这三年里,由于审神者的离开,本丸里的灵力逐渐流失,本丸里的大家也一个一个地变回本体,诺大的本丸就这样一点一点空寂起来。

山姥切国广是唯一坚持到最后的刀剑。

三年来,他眼看着同伴一个一个消失,代表审神者的樱花树一点一点消亡,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们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

“就算破了碎了,也有无数替代品的东西吗?!”

听着眼前人愤怒凶狠的责问,审神者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隐约明白天照神的意思了。

为了守护一个他爱的人,牺牲了所有爱他的人。

这就是代价么?

真残酷啊。

可是,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三)

公元二三二五年,G1759号本丸审神者——彦,率政府联军,彻底打击并摧毁了历史修正者的中心根据地,为解救无数被俘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与第六天魔王同归于尽……

彦捂着腹部流血不止的伤口,殷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渗透出来,一滴一滴,砸落在焦黑的土地上。

视线模糊,他仿佛又看到了最高神天照。

“人类,想活下去吗?”

神明用充满暗示意味的声音,诱惑着徘徊在死亡边缘的许愿人。

年轻的审神者嘴角动了动,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出几个字。

说完后,濒死的少年竭力挣扎着抬头看向一片圣光中遥不可及的神明,那双一向没有什么多余感情的眸子里头一次充满哀求。

这一切神都看在眼里。

起初许愿要拥有力量,结果失去了毕生之爱。现在弥留之际,再次许愿竟然仅仅是解除契约。

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灵魂。

值得吗?

不过是一群刀剑付丧神而已。

“可他们是我的全部。”

错误因我而生,也当由我而止。

就让我来承担这一切罪孽。

天照神忽然有些不舍。

可是,天地规则。

“好。”

“非常感谢您。”

彦的身体一点点倒下,一点点变冷。

(四)

彦死了,他的付丧神全部回来,与之一起的,还有几年来全部记忆。

经过政府和刀剑男士们的沟通,决定保留这座本丸,永远纪念这位为保护历史而愿意自我牺牲的审神者。

本丸从内部封印在时间的夹缝中,只有本丸真正的主人才能将它再次开启。

一千年后。

一天,山姥切国广正在清扫庭院的前廊,忽然,远处,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冲天而起。

山姥切国广瞳孔一缩。

这是……时空转换器?

有人从外部把本丸打开了!

他急匆匆地放下手头的工具,以最快速度赶了过去。

握紧腰间的本体,山姥切国广紧紧地盯着转换器中心。

光芒褪去,一个身着军装的青年出现在阵法中心,脚边乖巧地趴着一只熟悉的狐之助。

青年脸上带着标准的审神者的笑容,看着已经呆住的他。

青年冲他伸出手,深深刻在记忆里的声音,这次,清晰地响在他耳边。

“切国,我回来了。”




注.1  百度查了一下,天照神是日本神话中掌管最高力量的神明






(花式翻滚求评论~~~)

自摸,画废,


但的确是我脑海中加贺赤野的人设……或者说,我心目的赤野宝宝就是这个样子。(≧∇≦)


纵使相貌被现实磨的面目全非,不变的是那颗赤子之心,和一定要守护好同伴的坚定信念!


《刀与少年》


加贺赤野,参上!


七月一号考完试回来就开坑!(立了一个了不得的flag~)


P.S.考前摸摸我家赤野,攒人品~^_^

一个被萤丸的“咔咔”洗脑的审的吐槽

战力爆表!
mvp狂魔!
无论怎么搭配,无论对手多么恐怖,这家伙都在疯狂抢誉。
……
不不,以他的实力连抢都不用抢。
与此相对的,这家伙是个路痴。
明明直走就可以进boss点了,这位队长大人非要往左拐,冲力大到两把短刀都拉不回来。
而且,这把刀抢到誉后唯一的反应就是“赢了赢了!”按这位大佬的说法就是“咔咔!”
第一局,胜。
咔咔!
第两局,胜。
“咔咔!”
第三局,胜。
“咔咔!”
……
第二十局,胜。
“咔咔!”
从早到晚,一直在本丸里通过终端关注战况的赤野只觉现在自己脑子里也全是“咔咔!”
简直魔音洗脑。
而且现在,她还要倾听来自粟田口大哥哥一期一振的控诉。
“主殿,今天出阵归来时,我的弟弟们全都黄脸了。”
办公桌对面的蓝发太刀微笑道。
不光你弟弟们黄脸了,全队都黄脸了好吗。
估计我也快了。
审神者揉了揉太阳穴,她现在脑壳疼。
虽然吃丸子可以有效缓解疲劳,但是审神者表示她并没有钱。
唯一的办法,就是单骑去函馆虐对面,快速提升疲劳值。
可是面对含笑温和的一期一振,审神者觉得自己可能会被一刀砍死。
“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绝对不要对上这位弟控狂魔。”——这是审神者之间公认的一条准则。
“嗯,这种情况我会处理的。”
“劳烦您费心了。”^_^
“没事,退下吧。”

送走了全身萦绕着若有若无的黑气的太刀,审神者顿时脱力地趴到了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啊啊……”

今天的审神者也觉得人生有哪里不太对。








(是的这个审就是我,然而我并没有一期殿^_^……刚玩刀剑五天,角色性格只能从语音中推测着写,如果ooc了真是万分抱歉)

(这篇文可以当作我家赤野的本丸的番外日常~明明正文一笔没动,日常的脑洞已经在脑子里开出花来了kkk……)




审神者 人设

姓名:加贺赤野(今世)
贺明野(前世)

性别:女,后来因诅咒变成男性

性格:性格分明强烈,非常珍惜同伴,对事不对人。前期开朗活泼,后期成熟稳重,只有在在乎的人面前才会放飞自我。护短,对熟人温和,对不是自己人的人相当冷淡,甚至冷漠。有些腹黑。

爱好:练习刀术,跟同伴在一起,锻造一把专属于自己的刀,调戏山姥切国广

随身物品:前辈赠予的一把打刀

灵力等级:B+

咒术等级:C+

刀术等级:A++

综合战力评价:A−



审神者名字是我家审啊,求不要吐槽……



【刀剑乱舞】同人记梗

发了两遍,lofter都说我有敏感词汇???

目前还只是脑洞加些许片段,会慢慢完善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