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贺赤野

坑过刀剑乱舞/TMNT/碧蓝航线/楚留香
沉在Fgo池底围观吃瓜,偶尔摸鱼产粮(「・ω・)「嘿
重回TF坑,正在补领证
威擎绝赞.jpg
霸天虎团队为何如此美味.jpg

攻控,抖S
站主刀,咕哒all,威all
目前想原创一个霸天虎女儿

欢迎勾搭

碎碎念的反省

占tag致歉

我觉得我的文笔变差了orz
虽然不怎么想承认,但这是事实
我写文一直是随想随写,想到哪写哪,可能会有大纲,但没有草稿。
或许写完了再润色一下会比较好?
最开始也是因为兴趣才写的,不是吗?
啊啊还是想得到认可,得到红心和推荐依旧会开心半天。
尤其是来自喜欢的大大的红心或者评论,那一刻真是原地旋转爆炸升天式开心!(^∇^)
嗯,开心就好。
认识了很多小伙伴啊,来自五湖四海却拥有相同的爱好,此番经历无与伦比。
这也是我的初衷啊。
文字是我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我会努力练的!
我爱刀剑乱舞,我爱他们。
也爱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你们^_^


嗯,思路清晰多了。



——反省结束,继续撸文。


【刀剑乱舞】奇怪十题

百度上看的梗,选来选去还是这个比较适合我发挥
cp:主被被(男审:青木羽川,山姥切Lv.84)
ooc有,注意避雷
如有占tag致歉


给墨墨.@墨砚【忙到12月底】 的生贺,她是我在老福特上认识的第一个小姐姐。献上小心心~



1.间接性亲吻
明月,清酒,樱花,对酌。
真是很清很清的酒啊,酒液入喉,不似太郎常喝的神酒那般辛辣甘醇,却自有一番醇馥幽郁,尾净余香。
已经成年的审神者抿下杯中最后一滴酒,狭长的眼尾上挑,戏谑地看着面前已然醉倒的金发男人。
他倒是听闻他不擅饮酒,但眼下的情况确实出乎他意料。
……一杯倒?不至于,但也差不多了。
少年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取走男人手里的酒壶,将自己的嘴唇对准了嘴沿上残留的水痕。
仰头,一口饮尽。
放下酒壶,少年很认真地得出结论:水一样的玩意儿,确实是度数很低的酒。
……只是,怎么感觉有点甜呢?

2.恋人的收集癖
本丸大扫除,审神者由于某些原因回到现世,他的房间就拜托给了近侍长谷部代为打扫。
认真负责的打刀把屋子清理的窗明几净后,脑子一抽决定收拾一下审神者的衣柜。
他打开了柜门……
……被面前整整一柜子的白被单晒了一脸。
真,壮,观。
……他就说为什么有段时间山姥切国广每天早上都在找他的被单。

3.交换肢体
手术完成后,整整五天后审神者才彻底清醒过来。
审神者醒来后环视一周,第一个问题就是:“山姥切国广在哪里?”
身着白大褂的药研回避了这个问题,反而问他:“您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审神者不耐烦地回答,坚持问道:“山姥切呢?他在哪?”
药研看向一旁的光忠,后者冲他点了点头。
得到同意后,药研没再开口,用手指了指床尾。
审神者不明所以地看了过去。
他看到了他的腿。
他的腿。
不!这不是他的腿!
这双腿属于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出去,都出去。”
当房间里只剩他一个人时,青年像小孩子一般抱住双腿,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4.我该如何命名
锻刀室里,少年将玉钢,砥石安一定比例投入火炉,平稳有力地挥起锤子,认真地锻造着手里初具规模的刀剑。
毁坏,重锻。
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啊。
少年一边仔细锤炼,一边思索着曾经的历史……
数百年前,刀匠国广奉主命,按照山姥切长义的样式打造了一把刀,命名为山姥切国广。
……现在,重新锻造你的人是我,那么我是否有资格在“山姥切”后冠上我的名字呢?
“真想再见到你啊,山姥切……羽川。”

5.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白雪皑皑,少年一边欣赏着廊外纷纷扬扬,绽放热烈的梅花,一边紧了紧身上披的大氅,不放进一丝冷气,以防冻着怀里那个怕冷的金发付丧神。
其实,就算不披大氅也不会冷到,房间里的炉子烧的火旺不说,审神者稳定输出的灵力更是覆盖了他的整个身体。
靠在审神者的怀里,仿佛身处温暖舒适的热泉。而熟悉的灵力轻轻包裹,更让他感到无比安心。
审神者感觉到恋人对自己的依赖,嘴角也不由自主地翘起,心情甚好。
真好啊。
审神者心满意足地蹭蹭山姥切柔软的金发,眯起眼睛的样子像一只慵懒的大猫。
果然你最暖了。

6.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那天,我很害怕……敌枪刺穿他的身体,鲜红的液体四处飞溅。那一刻,世界对我来说已经静止了,猩红的血珠定格在最初的位置,我甚至能看到椭圆液面上反射的惨白月光……”
“……理论上,他已经碎了,但碎了不等于彻底破坏!也就是说,还有一丝希望!只要还有希望,就绝对不能放弃!”
“他为了保护我而碎,那我……就一定要把他救回来!!!”
“四十九天重锻,四十九天修补,很累……不不超级累!但只要他……我熟悉的那个灵魂能回来,这一切都值得。”
“我成功了!当我抱住从满天樱花中现身的他时,那感觉真是……仿佛抱住了我的全世界!”
“我会珍惜他,爱护他,直至我生命最后一刻。”
合上少年时期的日记,已经成为青年的审神者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用手狠狠揉了揉眉心。
时隔多年,就算是只看曾经的日记,也能感受到那种仿佛没打麻药就抽骨髓的痛楚。
以及满满的,劫后余生的庆幸。
后来,再跟别人提及此事不过简单几句掠过,但是天知道,这种体验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简直……夭寿啊。

7.永远不说爱你
审神者一挥袍袖,拽过身旁的金发男人在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怎么可能。山姥切来来来,说‘爱我’。”
“是是是,我爱你。现在你可以认真写公文了吗?”
被山姥切和(hei)蔼(qi)可(mi)亲(man)的笑容刺激得一哆嗦,青年赶紧坐到办公桌前,老老实实地批起了公文。
“噫噫噫是我重锻时出了什么问题吗现在的山姥切好恐怖以前那个摸摸手就会脸红的山姥切去哪里了呜呜呜……”
“主殿,我听见了。”^_^
“……嘤嘤嘤。”o(╯□╰)o

8.惩罚
“唔……”
青年一只手捉住山姥切的双手,态度强硬地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搂着山姥切的窄腰,用力按进自己怀里,用嘴吞掉了男人尚未吐出的呻%吟。
舌与舌用力纠缠,粘膜被反复舔压,山姥切连简单的吞咽动作都难以做出,他的眼角染上红晕,眸子满是水气,吐息之间全是青年的味道。在那种剧烈的吻下,别说去思考周围的情况,就连意识都很难保持清楚。在青年终于“好心”放开一道缝隙时,山姥切只能够本能地想着去摄取短缺的氧气,其他什么都顾不上。
太……太激烈了!
青年好笑地看着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恋人,非常恶趣味地再次欺身而上,填满了对方唇齿之间的每一道缝隙。
“唔……唔唔!”
十几分钟之后,审神者终于放开了近乎失去意识的山姥切,那双碧色的眼睛波光粼粼,仿佛轻轻一晃就会碎出满天星华。
当那双眼睛注视着你时,满满的都是你一个人的身影。
审神者直觉下腹一紧。
怎么办?可爱,想日。(≧∇≦)
可是惩罚没完事呐?
又中伤才回来,必须给他一点“小教训”!
……算了还是先做吧……
把软成一滩的恋人抱到床上,心情十分不好的青年想出一个恶劣的办法。
既然如此,多做几次就好了……
……干脆做到哭吧。
诶嘿嘿嘿嘿(^∇^)

当晚,那高高低低的呻吟哭泣求饶声响了一夜。
至于第二天山姥切国广腰酸背痛,身体散架一般无法起床,审神者哀嚎着被堀川国广满本丸追杀,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9.你的味道是?
“这还不简单?”
青年随手从付丧神还在痉挛的小腹上挑了一点白色的液体,抹在男人被吮得艳红的唇上。
“自己说,感觉怎么样?”
山姥切伸出嫣红灵动的舌头舔了舔,认真思考的纯真模样看的青年不得不捂脸。
“嗯……石楠花味?”
金发男人不自觉的一个歪头杀犹如一下暴击,青年直接原地石化。
……啊啊啊明明是几百岁的老爷爷了卖萌可耻啊啊啊!!!
青年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身体自发地饿虎扑食一般再次压了上去。
“错误,是橘子味的哦……”

10.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青木羽川,D1785号本丸的审神者,山姥切的恋人。”
“你是谁?”
“我是山姥切羽川,您忠诚的下属,本丸部队总队长,审神者的嫁刀。”





长厢厮守,不离不弃。
有生之年,伴你左右。

END




(P.S.被被超级可爱啊啊,第8部分脑补少女音,简直了)

喜欢的话给一个小红心呗^_^

【暗黑本丸】脑洞

#背单词使我快乐#
#这人被单词整疯了别管#


现在进入正题——
私设:
随着暗黑本丸大量出现,时之政府工作量大大增加,为了切实有效地净化清理这些被污染的本丸,时之政府开始从审神者之中挑选能力特殊的人才,以悬赏任务的形式,派遣他们去各个时空处理暗黑本丸。

这些各具特色的人,被称为——判决者。


时之政府根据线人传来的情报,把本丸暗堕情况分为以下几种:
D级,有轻微暗堕迹象,暗堕程度不超过15%,可净化回收

C级,有少量刀剑暗堕,暗堕程度不超过35%,可净化回收

B级,有较多刀剑暗堕,暗堕程度不超过55%,可净化回收

A级,几乎全部暗堕,有审神者囚禁现象发生,判决者可视情况进行部分清除

S级,弑主,平均暗堕程度不超过80%,存在净化后再次暗堕刀剑,判决者视情况进行部分挽救,不可净化者清除

SS级,情况极其恶劣复杂,已对时之政府及无辜审神者造成严重伤害,肃清


根据政府的划分,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判决者也分为D级,C级,B级,A级,S级和SS级。
其中,D,C,B级判决者相对较多;A级判决者较少;S级判决者隶属政府精英部门,个个身怀绝技;而SS级判决者,更是传说般的存在。




以上。



文案:由于政府线人被害,三名资深A级判决者误入SS级暗黑本丸,努力求生,直到政府营救支援部队赶到的故事。





#会是一个大工程#
#有人物客串#
#很好,我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喜欢的话给一个小红心呗~^_^

【刀剑乱舞】血恋

⚠️文前预警:
丧病有,流血有,原创男审有,所以ooc肯定有
审神者精神异常,隐形暗黑本丸
三日月厨千万别进!!!
如有不适,走右上角尽快退出!!!
注意避雷

私设,三日月是审神者最新锻出来的刀,因为眼睛很美被审神者留了下来。后来三日月觉得这个本丸不对劲,以为本丸里有什么对审神者不利的东西就偷偷去查,结果误入审神者的房间看到了那些画,秘密被发现,审神者就把他也做成了画挂在了墙上……


这都能接受???
以下↓↓↓



血……
到处都是血……
殷红的液体四处飞溅,在墙壁上,在天花板上留下点点痕迹。
红红的流体从墙壁上滑落,滴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慢慢汇聚成一大滩血池。
鲜红的颜色带来的视觉刺激显而易见,青年明显兴奋了起来。
不光是精神上的兴奋,连带表面肉体上,甚至灵魂深处的激动。
青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无法抵御鲜血带来的诱惑。
随着手里的小刀轻巧细致地挥舞,一条条淡红的纹路出现在面前这具美好的肉体背上。青年着迷一般地看着血液沿着他预想的方向缓缓漫开,汇聚,最终在白皙的肌肤上形成一株巨大的,盛放的梅花。

真是一幅绝美的隆冬血梅画卷。
青年一边细细欣赏,一边狞笑着再次举起了沾满鲜血的美工刀。
——既然这么漂亮,就裱起来吧。

青年的效率很高,没用多长时间,热烈开放的梅花就由人的后背转移到包装精美的画框里。青年拿来一块布,认真擦净从接缝边缘漏出的血珠,神情专注痴迷。
青年把画夹在腋下,从杂乱的工作室里出来,夜晚清爽的凉风吹在脸上,给青年狂热的头脑带来一丝清明。
青年裹了裹羽织,快步流星,走进自己的审神者办公室里,把怀中的画小心翼翼地挂在墙上。
而那面墙壁上,已经有好些画作了。

青年疲惫地把自己扔上床,把一个充满福尔马林的玻璃罐从外套里面取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青年拍了拍罐子,用手指着墙上刚刚挂的画作,轻轻地说:“你看……是不是很美……”
“你说的对,我是喜欢美的事物,但我更喜欢我亲手创造出来的美。”
“告诉过你,不要窥探我的秘密,为什么不听话呢……”
“不听话的孩子是要受惩罚的哦。”
泡在罐子里的深蓝色眼珠抖了一下,眸中的弯月晃碎了一地霞光。
然而,已然陷入疯狂的青年并没有注意到,他亲吻着冰冷的玻璃,心满意足地钻进被窝。

“之前还担心你会离开我,现在不用怕了,咱俩终于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月光从窗楣照进卧室,照亮了青年脸上满含笑意的睡颜,也照出了床头柜上一排一排泡在玻璃罐里的各色眼球……




看到最后的都是勇敢的人!!

喜欢的话给一个小红心呗^_^

脑洞(占tag致歉)

#遍地挖坑,沉迷BE#

记梗,正在构思剧情……


私设:审神者在战场上被敌短咬了一口后灵力紊乱,记忆混乱以至于一天过一岁。审神者12岁上任,目前18,19岁(没定),七年左右岁月,在七天之内重新温故,这期间,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


暂定名《七日纪》





⚠️预警:审神者的个人经历挺惨的,失控强暴有,
注意避雷


#我笔下的婶婶好像没几个不惨的#
#对不起你们#

碎碎念

占tag致歉



觉得爷爷难写的原来不止我一个啊……

突然轻松了下来0.0

爷爷属于那种经历了无数年沧海桑田的刀,对待事物也更通透,换句话说就是见多了,看得开。
就像个精灵,有时候你自以为抓住了他,张开手却发现手心里什么也没有,而他在不远处拍着翅膀,发出魔性的笑声。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我觉得这个场景很气人啊有木有!

但也很无奈。

你抓不住他。
无论你对他好还是放置不理,他都在那几悠闲地喝着茶,在你目光看过来时微笑。

真是个温柔的刀啊……

并不。
更像是置身事外的冷漠。

温柔不过是他的习惯罢了,认真你就输了。
这就很残忍了。



#本来只是感慨,突然觉得可以拿这个来写一篇文?#
#大概……可能……#
#我先想想#

【主鹤】同居关系

@话痨与无口 小天使的点文,我尽力了但还是没太写出来那种两看相生厌又不得不住在一起的感觉……『土下座』但求天使不要嫌弃(;´༎ຶД༎ຶ`)

ooc有
平行世界设定
注意避雷!!


感谢您的小红心和推荐!^ω^
喜欢的话给个评论呗~

【清点欠的点文】

基本之前点的所有文都在这里了,宝宝们看看有没有漏的(⁎⁍̴̛ᴗ⁍̴̛⁎),我会努力填的
感谢一直关注我,陪伴我的天使们^_^


1.【主被被】吾心安处是吾乡 桑梓

2.【与神易】 生如夏花 棱(cp:被被)

3.【主一期】一深 冯良

4.【暗黑本丸】有什么是吃解决不了的? 将月

5.溪语

6.丹曦

7.洛河

8.茶蛋



5,6,7的点文,宝宝们有什么脑洞嘛?不然我就拿来“放飞自我”了……



【主被被】逗爱

给墨墨@墨·垃圾想写刀了·砚 的小甜饼,随手写的糖~宝宝不要难过嘛……

ooc注意⚠️
原创男审出没,没名字~
起名废,不要介意


能接受???
以下↓↓↓





你闲的没事的时候最喜欢“调戏”你的近侍刀山姥切。

批改公文之余,你习惯了撂下笔就四处张望,直到视野里出现那个披着被单但是认真负责的刀。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仿品”,但战场上的身影却英姿飒爽,酣战淋漓,全然不输队伍里身为真品的太刀队友。

那是这把不怎么坦率的刀只会在战场上才会露出的表情。

一旦从战场上下来,就像关闭了某种开关似的,几乎在一瞬间变回冷冷淡淡话不多的模式。

虽然你一般不跟随刀剑们上战场,但他们的每场战斗你都会从本丸的终端认真关注着,随时调整他们的作战阵型。

一来二去,你便对山姥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想要知道,这把刀到底会不会露出别的,不一样的表情……?

有点好奇呢。

出于这个原因,你非常正大光明地把山姥切调成了近侍。

心满意足后,你彻夜不眠地写写画画了一整夜,打了鸡血一样的架势让习惯了你拖延症的长谷部误以为你彻底开窍了,感动的痛哭流涕。



当清晨凉爽的风吹过你的脸颊,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你手边的文件上,你忙活了一夜制作的“山姥切表情生成计划”成功出炉——

然后你整理整理衣服准备去吃早餐,半路上收到一个来自鹤丸的惊吓。纯白的付丧神倒挂在横梁上,脸上涂了一堆鬼画符似的红色道道。你面无表情地抬起头,鹤丸被你熬夜熬的的通红的双眼,僵硬死板的脸吓了一大跳,直接从横梁上掉了下来!

你:冷漠.jpg

你用提溜家雀儿的动作把吓到怀疑人生的鹤丸国永从地上拎起来,就这么一路拖着,拖到厨房。

在餐桌上,你收获了一众刀剑或关切或调侃的眼神。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甚好甚好。”

莺丸:“主上要不要来一点安神茶助眠呢?”

药研:“大将,要多注意休息啊。还要好好领我们走下去呢。”

大俱利伽罗:“撸猫可以助眠……别误会没想和你搞好关系。”

石切丸:“哎呀,需不需要我为主人的健康祈祷呢?”

饭桌的另一边,萤丸更是“登登”地跑回屋里,又“登登”地跑回来,在你身边站定后,双手给你递上一个装着好些萤火虫的瓶子,神情虔诚认真。

捧着怀里的瓶子,你俯身摸了摸萤丸的头,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山姥切。虽然还是平时那副冷淡的表情,但微微拧紧的眉毛还是泄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担忧。

!!!

首战告捷!

你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比了一个“V”,在一个人回屋的途中傻笑了一路。



有了早上的成功,你肯定了计划的可行性,放心大胆地逐步开展了一系列作死行为——

故意藏起山姥切的被单,被当事人发现之后一脸无辜;

把山姥切的被单洗了还加了柔顺剂;

从后面偷袭山姥切,猛然拽下他的被单;

随着计划的进行,你的行为也越来越大胆,包括突然抱住山姥切。看着他一瞬间惊慌失措之后的隐忍的表情,你心里就会升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满足感。

这是因为我才会露出的表情啊……

只有我才能看到。

只为我而显现的,不一样的表情。



这一天,你从后方悄悄地接近正背对着你批改你拖延的公文的山姥切,猛然揪下了他头上的被单,然后一口咬在他隐现在金色发丝中的耳朵上!

口感不错。

做完一系列动作后,你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依旧面无表情,隐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却不自觉地绞在一起。

今天的行为不是为了看山姥切的表情,而是你想验证你内心的一个想法。

随着计划推进,渐渐地,你不再满足于仅仅看到山姥切被吓到后的表情,你开始期待他能在你面前展现出更多,更自然的表情。

睡着的表情,看见可爱小动物的表情,害羞的表情……

这种单纯的欺负是什么时候变了味呢……?

你一边等待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想。

这时,山姥切转身了。

你屏住呼吸,心跳加速。

然后,一个如蜻蜓点水般,犹犹豫豫的吻落在你的嘴角。

那一刻,你只觉得脑海里轰地一声,那个无比清晰的答案回响在耳边,几乎震耳欲聋。

短暂的呆滞后,你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到正努力用被单把自己裹起来的近侍刀身边,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答案再明了不过了。

你喜欢他。

而且,他也喜欢你。



在几天之后的深夜里,从审神者房间里,传来男人拼命压制但还是泄露出的喘息。

“主……主上……”

“那里……那里……已经——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不……不……我……我要——!啊啊啊——”

心满意足的审神者搂着累的不住喘气的恋刀,一边东一下西一下地吃豆腐,一边问出暗藏在心里好几天的疑问。

“那天,我咬你一口,你为什么没咬回来呢?”

消耗了大量体力的近侍刀迷迷糊糊地往审神者温暖的怀抱里钻了钻,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后,断断续续地,小声地回答:“舍……舍不得……”

噫。

审神者忽然觉得,山姥切有时候说话真肉麻。



后记:

“你知道吗?比起看你隐忍的样子,我更喜欢看你‘忍不住’的样子~”

“主……主上!住手……唔——”



被被真可爱……


喜欢的话求给一个小红心呗^_^

【暗黑本丸】有什么事是吃解决不了的?(1)

ooc有
原创审神者出没,有名字
私设审神者武力值max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都能接受?
以下↓↓↓


“审神者大人,就是这里了。”
狐之助乖巧地趴在本丸大门门口,一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没那么颤抖,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身边的少女。
从外貌上看,说是少女其实并不准确,应该是少女到女人的过渡阶段更确切。
然而就是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姑娘,一路上揍飞了四五个想要搭讪的成年男性审神者。
而且是单方面的压制,狐之助已经由最开始的震惊变成现在的满满的敬畏和一丢丢好奇了。
其实,在接应审神者之前,狐之助有认真看过这位大人的资料,但是看剧本远没有看现场版劲爆惊人。
资料上是说新来的审神者很厉害,但它没想到能这么强悍。
虽然说政府一开始请她来只是想把她当成祭品,安抚本丸里暗堕的刀剑男士们。但是……或许,她可以收服这个已经折了三位审神者的暗黑本丸呢?
如果可以,我就能升级为更高等级的接引者,而不是天天跟这些肮脏的黑暗本丸打交道了。
想想就很美,打定主意的狐之助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这里……就是我的本丸了?”
“啊?啊……是的!审神者大人,就是这儿了。”被突如其来的问题砸的一懵,狐之助忙不堪迭地回应道。
虽然被打断了很不爽,但面子上还是要做到毕恭毕敬。
“好,谢谢你,你可以走了。”黑发少女冲狐之助柔柔地行了一礼,嘴角轻轻上扬,露出甜甜的微笑。
“是……是的,审神者……大人。”
被这个甜美的笑容迷的神魂颠倒的狐之助一边迷迷糊糊地回答着,一边东倒西歪,步履不稳地往回走。
静静目送狐之助走到三米远左右的距离后,少女扭过头,冲一直隐匿气息躲在袖子里的不明生物低声唤道:“望潮。”
“呼——”三条通体漆黑的触手从少女宽大的巫女服衣袖冲出,携卷着浓郁的黑色魔雾,呼啸着,狠狠地穿过狐之助的身体!
“噗嗤!”
是利器切割开血肉的钝响。
滴答,滴答,滴答。
红红的鲜血顺着因血腥味明显兴奋起来的触手缓缓流淌,一滴一滴滴落在凌乱的草丛中。
黑色浓雾仿佛有意识一般,张牙舞爪地扑过去,瞬间包裹住狐之助尚且微热的躯体。
一时间,尖牙间相互摩擦的声音,血肉被撕扯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
听过指甲挠黑板的声音吗?
比那个还瘆人。
须臾之间,黑雾逐渐散去,几秒钟之前还算完整的狐狸赫然只剩一副骨架!
一根肉丝都没有。
灰亮的骨头在阳光照射下,闪着惨白的光芒,无比诡异。
吃饱了的触手缩回不远处少女的衣袖中,隐隐约约似乎还打了一个饱嗝。
而自始至终,少女一动都没动,只是静静看着,嘴角含着微微的笑意。
似笑非笑地瞅着触手缩回的那只袖子,少女淡淡地开口:“我只说让你杀了它,又没说让你吃了它。”
脑海里响起一个愤愤的声音:“胆敢算计将月大人,该死。”
闹别扭吗?
少女不禁哑然失笑。
“你也不怕消化不良。”
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傻笑几声,然后赶紧转移话题。
“大人,没了讨厌的狐狸,咱们是不是可以开餐了?”
如果望潮是猫,这会儿尾巴肯定翘起来了。
“稍等,先打包。”
虽然说在外面吃也没什么可怕的,但是猎物还是带回家吃比较好呢。
“遵命,将月大人!”
“咔……嚓……咔……”无数条黑色触手自遥不可及的虚空而来,撕开脆弱的时空壁障,灵活又迅速地,像藤蔓一般,将这座本丸整个包裹起来。
这时,少女的一头黑发从发根开始一点一点变白,黑亮清澈的双眸化作一对血瞳,来自黑暗深渊的妖王的霸道威压渐渐扩散开来。
此刻,随着轰轰巨响,深红色的妖雷撕裂天空,远古凶兽的怒吼令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胆战心惊,已经暗堕的五虎退甚至吓得哭了起来。
原本跟一群太刀大太们在本丸门口埋伏着的暗堕一期一振赶紧跑回屋里,手忙脚乱地安抚被吓坏的弟弟们。
“砰!”
广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刚刚还在小声揣测的暗堕刀剑们瞬间进入最高警戒状态,所有人的右手紧紧抓住本体,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盯着门口浓雾中慢慢走出的娇小身影。
白发血眸的妖王带着明显的兴奋,毫不掩饰地,用看猎物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紧张兮兮的暗堕付丧神。
好多……
如果再好好养养,就有很多吃的了……
是的,字面意义上的吃的。
而袖子里的生物几乎要激动的跳起了舞,若不是顾及还没有妖王的命令,他现在就想冲上去把它们都吞掉。
在七万里天山被封印近千年,如今好不容易逃出来,他跟妖王大人都快要饿死了好嘛。
听着脑海里的声音的碎碎念,少女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少女轻轻启口,被神意加持的声音深深地,不可抗拒地刻进本丸中每一个刀剑男士的脑海里。
“吾名将月,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又名#审神者总盼着我们暗堕好把我们吃掉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将月:“食物大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