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子怪壹壹

coser/写文/画废
主坑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主被被不逆,吃一切主×刀
非常雷三山,属于看到标签就很痛苦那种
愉快地放飞自我
脑洞无限填坑很慢
QQ:2084448652
注意格式lof+cn
欢迎勾搭^_^

【刀剑乱舞】奇怪十题

百度上看的梗,选来选去还是这个比较适合我发挥
cp:主被被(男审:青木羽川,山姥切Lv.84)
ooc有,注意避雷
如有占tag致歉


给墨墨.@墨砚【忙到12月底】 的生贺,她是我在老福特上认识的第一个小姐姐。献上小心心~



1.间接性亲吻
明月,清酒,樱花,对酌。
真是很清很清的酒啊,酒液入喉,不似太郎常喝的神酒那般辛辣甘醇,却自有一番醇馥幽郁,尾净余香。
已经成年的审神者抿下杯中最后一滴酒,狭长的眼尾上挑,戏谑地看着面前已然醉倒的金发男人。
他倒是听闻他不擅饮酒,但眼下的情况确实出乎他意料。
……一杯倒?不至于,但也差不多了。
少年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取走男人手里的酒壶,将自己的嘴唇对准了嘴沿上残留的水痕。
仰头,一口饮尽。
放下酒壶,少年很认真地得出结论:水一样的玩意儿,确实是度数很低的酒。
……只是,怎么感觉有点甜呢?

2.恋人的收集癖
本丸大扫除,审神者由于某些原因回到现世,他的房间就拜托给了近侍长谷部代为打扫。
认真负责的打刀把屋子清理的窗明几净后,脑子一抽决定收拾一下审神者的衣柜。
他打开了柜门……
……被面前整整一柜子的白被单晒了一脸。
真,壮,观。
……他就说为什么有段时间山姥切国广每天早上都在找他的被单。

3.交换肢体
手术完成后,整整五天后审神者才彻底清醒过来。
审神者醒来后环视一周,第一个问题就是:“山姥切国广在哪里?”
身着白大褂的药研回避了这个问题,反而问他:“您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审神者不耐烦地回答,坚持问道:“山姥切呢?他在哪?”
药研看向一旁的光忠,后者冲他点了点头。
得到同意后,药研没再开口,用手指了指床尾。
审神者不明所以地看了过去。
他看到了他的腿。
他的腿。
不!这不是他的腿!
这双腿属于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出去,都出去。”
当房间里只剩他一个人时,青年像小孩子一般抱住双腿,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4.我该如何命名
锻刀室里,少年将玉钢,砥石安一定比例投入火炉,平稳有力地挥起锤子,认真地锻造着手里初具规模的刀剑。
毁坏,重锻。
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啊。
少年一边仔细锤炼,一边思索着曾经的历史……
数百年前,刀匠国广奉主命,按照山姥切长义的样式打造了一把刀,命名为山姥切国广。
……现在,重新锻造你的人是我,那么我是否有资格在“山姥切”后冠上我的名字呢?
“真想再见到你啊,山姥切……羽川。”

5.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白雪皑皑,少年一边欣赏着廊外纷纷扬扬,绽放热烈的梅花,一边紧了紧身上披的大氅,不放进一丝冷气,以防冻着怀里那个怕冷的金发付丧神。
其实,就算不披大氅也不会冷到,房间里的炉子烧的火旺不说,审神者稳定输出的灵力更是覆盖了他的整个身体。
靠在审神者的怀里,仿佛身处温暖舒适的热泉。而熟悉的灵力轻轻包裹,更让他感到无比安心。
审神者感觉到恋人对自己的依赖,嘴角也不由自主地翘起,心情甚好。
真好啊。
审神者心满意足地蹭蹭山姥切柔软的金发,眯起眼睛的样子像一只慵懒的大猫。
果然你最暖了。

6.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那天,我很害怕……敌枪刺穿他的身体,鲜红的液体四处飞溅。那一刻,世界对我来说已经静止了,猩红的血珠定格在最初的位置,我甚至能看到椭圆液面上反射的惨白月光……”
“……理论上,他已经碎了,但碎了不等于彻底破坏!也就是说,还有一丝希望!只要还有希望,就绝对不能放弃!”
“他为了保护我而碎,那我……就一定要把他救回来!!!”
“四十九天重锻,四十九天修补,很累……不不超级累!但只要他……我熟悉的那个灵魂能回来,这一切都值得。”
“我成功了!当我抱住从满天樱花中现身的他时,那感觉真是……仿佛抱住了我的全世界!”
“我会珍惜他,爱护他,直至我生命最后一刻。”
合上少年时期的日记,已经成为青年的审神者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用手狠狠揉了揉眉心。
时隔多年,就算是只看曾经的日记,也能感受到那种仿佛没打麻药就抽骨髓的痛楚。
以及满满的,劫后余生的庆幸。
后来,再跟别人提及此事不过简单几句掠过,但是天知道,这种体验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简直……夭寿啊。

7.永远不说爱你
审神者一挥袍袖,拽过身旁的金发男人在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怎么可能。山姥切来来来,说‘爱我’。”
“是是是,我爱你。现在你可以认真写公文了吗?”
被山姥切和(hei)蔼(qi)可(mi)亲(man)的笑容刺激得一哆嗦,青年赶紧坐到办公桌前,老老实实地批起了公文。
“噫噫噫是我重锻时出了什么问题吗现在的山姥切好恐怖以前那个摸摸手就会脸红的山姥切去哪里了呜呜呜……”
“主殿,我听见了。”^_^
“……嘤嘤嘤。”o(╯□╰)o

8.惩罚
“唔……”
青年一只手捉住山姥切的双手,态度强硬地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搂着山姥切的窄腰,用力按进自己怀里,用嘴吞掉了男人尚未吐出的呻%吟。
舌与舌用力纠缠,粘膜被反复舔压,山姥切连简单的吞咽动作都难以做出,他的眼角染上红晕,眸子满是水气,吐息之间全是青年的味道。在那种剧烈的吻下,别说去思考周围的情况,就连意识都很难保持清楚。在青年终于“好心”放开一道缝隙时,山姥切只能够本能地想着去摄取短缺的氧气,其他什么都顾不上。
太……太激烈了!
青年好笑地看着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恋人,非常恶趣味地再次欺身而上,填满了对方唇齿之间的每一道缝隙。
“唔……唔唔!”
十几分钟之后,审神者终于放开了近乎失去意识的山姥切,那双碧色的眼睛波光粼粼,仿佛轻轻一晃就会碎出满天星华。
当那双眼睛注视着你时,满满的都是你一个人的身影。
审神者直觉下腹一紧。
怎么办?可爱,想日。(≧∇≦)
可是惩罚没完事呐?
又中伤才回来,必须给他一点“小教训”!
……算了还是先做吧……
把软成一滩的恋人抱到床上,心情十分不好的青年想出一个恶劣的办法。
既然如此,多做几次就好了……
……干脆做到哭吧。
诶嘿嘿嘿嘿(^∇^)

当晚,那高高低低的呻吟哭泣求饶声响了一夜。
至于第二天山姥切国广腰酸背痛,身体散架一般无法起床,审神者哀嚎着被堀川国广满本丸追杀,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9.你的味道是?
“这还不简单?”
青年随手从付丧神还在痉挛的小腹上挑了一点白色的液体,抹在男人被吮得艳红的唇上。
“自己说,感觉怎么样?”
山姥切伸出嫣红灵动的舌头舔了舔,认真思考的纯真模样看的青年不得不捂脸。
“嗯……石楠花味?”
金发男人不自觉的一个歪头杀犹如一下暴击,青年直接原地石化。
……啊啊啊明明是几百岁的老爷爷了卖萌可耻啊啊啊!!!
青年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身体自发地饿虎扑食一般再次压了上去。
“错误,是橘子味的哦……”

10.你是谁?
“你是谁?”
“我是青木羽川,D1785号本丸的审神者,山姥切的恋人。”
“你是谁?”
“我是山姥切羽川,您忠诚的下属,本丸部队总队长,审神者的嫁刀。”





长厢厮守,不离不弃。
有生之年,伴你左右。

END




(P.S.被被超级可爱啊啊,第8部分脑补少女音,简直了)

喜欢的话给一个小红心呗^_^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