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子怪壹壹

coser/写文/画废
主坑刀剑乱舞,乙腐通吃,主被被不逆,吃一切主×刀
非常雷三山,属于看到标签就很痛苦那种
愉快地放飞自我
脑洞无限填坑很慢
QQ:2084448652
注意格式lof+cn
欢迎勾搭^_^

【暗黑本丸】有什么事是吃解决不了的?(1)

ooc有
原创审神者出没,有名字
私设审神者武力值max
注意避雷
注意避雷


都能接受?
以下↓↓↓


“审神者大人,就是这里了。”
狐之助乖巧地趴在本丸大门门口,一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没那么颤抖,一边偷偷地打量着身边的少女。
从外貌上看,说是少女其实并不准确,应该是少女到女人的过渡阶段更确切。
然而就是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姑娘,一路上揍飞了四五个想要搭讪的成年男性审神者。
而且是单方面的压制,狐之助已经由最开始的震惊变成现在的满满的敬畏和一丢丢好奇了。
其实,在接应审神者之前,狐之助有认真看过这位大人的资料,但是看剧本远没有看现场版劲爆惊人。
资料上是说新来的审神者很厉害,但它没想到能这么强悍。
虽然说政府一开始请她来只是想把她当成祭品,安抚本丸里暗堕的刀剑男士们。但是……或许,她可以收服这个已经折了三位审神者的暗黑本丸呢?
如果可以,我就能升级为更高等级的接引者,而不是天天跟这些肮脏的黑暗本丸打交道了。
想想就很美,打定主意的狐之助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这里……就是我的本丸了?”
“啊?啊……是的!审神者大人,就是这儿了。”被突如其来的问题砸的一懵,狐之助忙不堪迭地回应道。
虽然被打断了很不爽,但面子上还是要做到毕恭毕敬。
“好,谢谢你,你可以走了。”黑发少女冲狐之助柔柔地行了一礼,嘴角轻轻上扬,露出甜甜的微笑。
“是……是的,审神者……大人。”
被这个甜美的笑容迷的神魂颠倒的狐之助一边迷迷糊糊地回答着,一边东倒西歪,步履不稳地往回走。
静静目送狐之助走到三米远左右的距离后,少女扭过头,冲一直隐匿气息躲在袖子里的不明生物低声唤道:“望潮。”
“呼——”三条通体漆黑的触手从少女宽大的巫女服衣袖冲出,携卷着浓郁的黑色魔雾,呼啸着,狠狠地穿过狐之助的身体!
“噗嗤!”
是利器切割开血肉的钝响。
滴答,滴答,滴答。
红红的鲜血顺着因血腥味明显兴奋起来的触手缓缓流淌,一滴一滴滴落在凌乱的草丛中。
黑色浓雾仿佛有意识一般,张牙舞爪地扑过去,瞬间包裹住狐之助尚且微热的躯体。
一时间,尖牙间相互摩擦的声音,血肉被撕扯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
听过指甲挠黑板的声音吗?
比那个还瘆人。
须臾之间,黑雾逐渐散去,几秒钟之前还算完整的狐狸赫然只剩一副骨架!
一根肉丝都没有。
灰亮的骨头在阳光照射下,闪着惨白的光芒,无比诡异。
吃饱了的触手缩回不远处少女的衣袖中,隐隐约约似乎还打了一个饱嗝。
而自始至终,少女一动都没动,只是静静看着,嘴角含着微微的笑意。
似笑非笑地瞅着触手缩回的那只袖子,少女淡淡地开口:“我只说让你杀了它,又没说让你吃了它。”
脑海里响起一个愤愤的声音:“胆敢算计将月大人,该死。”
闹别扭吗?
少女不禁哑然失笑。
“你也不怕消化不良。”
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傻笑几声,然后赶紧转移话题。
“大人,没了讨厌的狐狸,咱们是不是可以开餐了?”
如果望潮是猫,这会儿尾巴肯定翘起来了。
“稍等,先打包。”
虽然说在外面吃也没什么可怕的,但是猎物还是带回家吃比较好呢。
“遵命,将月大人!”
“咔……嚓……咔……”无数条黑色触手自遥不可及的虚空而来,撕开脆弱的时空壁障,灵活又迅速地,像藤蔓一般,将这座本丸整个包裹起来。
这时,少女的一头黑发从发根开始一点一点变白,黑亮清澈的双眸化作一对血瞳,来自黑暗深渊的妖王的霸道威压渐渐扩散开来。
此刻,随着轰轰巨响,深红色的妖雷撕裂天空,远古凶兽的怒吼令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胆战心惊,已经暗堕的五虎退甚至吓得哭了起来。
原本跟一群太刀大太们在本丸门口埋伏着的暗堕一期一振赶紧跑回屋里,手忙脚乱地安抚被吓坏的弟弟们。
“砰!”
广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刚刚还在小声揣测的暗堕刀剑们瞬间进入最高警戒状态,所有人的右手紧紧抓住本体,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盯着门口浓雾中慢慢走出的娇小身影。
白发血眸的妖王带着明显的兴奋,毫不掩饰地,用看猎物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紧张兮兮的暗堕付丧神。
好多……
如果再好好养养,就有很多吃的了……
是的,字面意义上的吃的。
而袖子里的生物几乎要激动的跳起了舞,若不是顾及还没有妖王的命令,他现在就想冲上去把它们都吞掉。
在七万里天山被封印近千年,如今好不容易逃出来,他跟妖王大人都快要饿死了好嘛。
听着脑海里的声音的碎碎念,少女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少女轻轻启口,被神意加持的声音深深地,不可抗拒地刻进本丸中每一个刀剑男士的脑海里。
“吾名将月,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又名#审神者总盼着我们暗堕好把我们吃掉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将月:“食物大过天~”








评论(9)

热度(65)